就算老天考驗 他們還是愛天地

2019-12-06   | 紀淑貞
「秀水環保教育站」採露天方式,沒有鐵皮屋、沒有遮蔽物,以天地為家。(攝影者:紀淑貞,地點:彰化慈濟秀水環保教育站,日期:2019/11/28)
彰化縣慈濟秀水環保教育站門口高壯的木棉樹,早春之時盛開著鮮豔似火大紅花,初夏之際又有白色棉絮飄揚,雪白繽紛宛如人間仙境美不勝收。楊桃樹上結滿纍纍果實,空氣中飄散著酸甜果香味,總是令人垂涎欲滴。

宛如人間仙境的處所,卻並不是一個舒適的環保站,由於沒有搭蓋鐵皮屋,也沒有任何的遮蔽物,必須與老天爺搶時間,下雨時,回收物會發酵產生酸臭味;颱風天時,回收物會隨著風勢四處起舞。所以都得仰賴一群默默付出的環保志工,堅守在崗位上。

歡喜付出 準時報到

「我能來做看看嗎?」經過秀水環保教育站的梁春綢,終於鼓起勇氣走進環保站問。

從職場上退休後的梁春綢,每次經過秀水環保站,心就蠢蠢欲動,很想來環保站當志工;然而看到環保志工總是低頭忙著分類,又覺得不好意思打擾。

待得開口詢問之後,現在的梁春綢已是一早家裡工作忙完後,就到環保站忙著分類回收,她說:「能分類就不用燃燒,空氣汙染才不會愈來愈嚴重,這是救自己也是救地球。」

常常是一大早就到環保站分類的林阿裕,是個不折不扣的「董娘」,由於家裡開設工廠,為了配合先生回家用餐的習慣,她總是一早就來,趕在中午前回去為了提早回去準備中餐。

同時也是大愛電視台忠實觀眾的林阿裕說:「常常聽到證嚴上人說『救地球』,做環保除了自己能參加一份,還可以鍛鍊身體,打發時間,是一舉數得的事。」
家裡開設工廠的林阿裕(左),都是一早先到環保場報到。個性較為內向,總是不說話埋頭苦幹的梁春綢(右),最喜歡當志工,能感受到不同的價值與肯定。(攝影者:紀淑貞,地點:彰化慈濟秀水環保教育站,日期:2019/11/28)

環保素人 專業技術

楊桃樹下的橘紅色大塑膠桶裡,塞得滿滿未分類的塑膠袋。而負責將這些塑膠袋分門別類的就是廖秀珠。

塑膠袋種類複雜,分別有聚乙烯(PE)、聚丙烯(PP)、聚氯乙烯(PVC)、……材質不同,回收價錢就不一樣,已有四、五年經歷的廖秀珠,現在拿起塑膠袋就能清楚的知道是何種材質了。

塑膠分類的工作較為專業,能一起承擔的人較少,責任心又重的廖秀珠,只要累積較多塑膠袋時就徹夜難眠,一大早就來環保站趕工。她笑著說:「自行加班。」

秀水環保教育站屬於「露天開放式」,炎炎烈日時她就戴起斗笠;下起細雨時,她也不肯離去,一心只想將整桶的塑膠袋分類完成。「來這裡可以認識一些人,鍛鍊體力、活動腦力。」臉上始終掛著笑容的廖秀珠說道。

秀水環保教育站唯一的遮蔽物,是地主當年搭建的員工車棚。「鏘!鏘!鏘……」急促又清脆的聲音,從車棚的位置傳來。賴再助正在搬動別人送來的廢棄電風扇馬達。

年輕時的賴再助,為了生活只要能多賺一點錢,任何辛苦工作他都甘之如飴,導致年紀輕輕就椎間盤突出,無法久坐也無法久站;而工作現場機械運作音量大,長時間下耳膜受損、影響聽力,「嗡!嗡!嗡!」的聲音會在耳邊響不停,只好離開職場在家休養。

即便家裡現在堆放著工廠送來的代工品,但賴再助每天早上還是先到環保站報到,「每次有物品送來,拆開就像在開獎,很新鮮、很期待。」賴再助在這裡自得其樂,融入在拆解樂趣。
環保素人廖秀珠(左),從不會學到會,是位塑膠袋分類達人。賴再助(右)將拆解當成開獎,每一個物件都是新鮮、稀奇,很融入在拆解樂趣中。(攝影者:紀淑貞,地點:彰化慈濟秀水環保教育站,日期:2019/11/28)

心繫故里 把站當家

比秀水環保教育站「更資深」的環保志工陳寶春,原本都在埔鹽環保站做環保,但她心心念念自己的社區,翹首期盼著秀水環保教育站趕緊成立。她許下心願:「環保站能順利成立,就回秀水做環保、守護秀水。」而成立之後,她也以照顧家人的心,陪伴著每一位環保站志工,更堅守著最初的信念。

回收分類之時,陳寶春會專心投入自我世界,專注在每個回收物品上,外界煩惱、是非,此時都煙消雲散。她認為分類做多少數量,不用太在意,「為地球付出多少」才應該銘記在心上。

這群把握分秒、退而不休的草根菩薩,不怕風吹日曬;不怕髒亂惡臭,用心用力在愛護地球,默默無聲地守護著「秀水環保教育站」。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一群退休的家庭主婦,把握分秒,為自己生命創造另一層價值,每天都忙得不亦樂乎。(攝影者:紀淑貞,地點:彰化慈濟秀水環保教育站,日期:2019/11/28)

(文:紀淑貞 彰化縣秀水鄉報導 2019/11/25)

 

Copyright © 2020 Open Source Matters. 版權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