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發空願 火光雖微能照路

2018-11-27   | 羅月美
蘇林菊英每天都提醒自己,寧願服務別人,不願被人服務;因為可以付出是幸福的。(攝影者:楊麗祺,地點:三重慈濟志業園區,日期:2018/11/22)
夜深了,當一切家務就緒,隔天麵店所需食材備妥,家人都入睡了,我終於能趁空坐在書桌前,要為自己推薦的培訓志工劉霧寫推薦書。

看著眼前的空白表格,腦中想著說話和做事一樣快節奏的劉霧,認真做事的模樣,以及想要描述推薦的理由……但是,這個字怎麼寫呢?就是想不起來,一邊翻查著字典,一邊想著要如何形容,擠不出字來,一晃眼就半夜一、兩點,只前進了幾行字。

蘇林菊英只有小學畢業,不太會寫字,一邊想一邊查字典,一篇推薦書寫上半個月。(蘇林菊英提供)
我只有小學畢業,寫推薦書是件困難的差事,想請女兒幫忙寫,她會說:「自己的功課要自己做,不會的我再教妳。」只好硬著頭皮,有空時,想一點、查一點、寫一點,就這樣,一篇推薦書寫了半個月。

六十歲 我的畢業證書

那年,2008年,我五十七歲,和先生從葷食轉而經營一家巷口素食麵店,熟悉的客人常會和我聊天,聽到許多人心裡想不開、太執著、很苦。我會忍不住勸她們,想解開人家的煩惱,慢慢地有些人就成為會員,我會帶他們一起做環保,漸漸從會員帶到培訓,劉霧就是其中之一,現在她要受證了,組隊跟我說:「要幫她寫推薦書。」這真難,比我小時候的日子還難。

回憶小時候,生活很清苦,我放學回家必須幫忙割草、餵牛,常常太陽下山才回到家;晚上家中沒有燈光,只能點上微弱的燭光做家事,無法寫作業,就等著第二天被老師處罰。後來,我看見媽媽為了這個家忙碌著,而我可以幫忙照顧妹妹,就不要去上課,想幫忙做些家事,減輕媽媽的負擔;因此,即使小學畢業了,能認的字有限。

當慈濟委員之後,寫字這件事一直困擾著我,如果支援跨區活動要坐遊覽車,必須要填寫會員的名字,這個不會寫還可以寫注音,但是身份證第一個英文字母,我就真的沒辦法;或是組長交代的事,無法筆記下來,有時會忘記,就又要再去問;參加活動要簽到,找自己名字都要看老半天……常常會碰到尷尬場面或需要向女兒求救。

「媽,我幫妳報名夜補校吧!」有一天女兒問我。「上學讀書」這個夢想好像很久遠了,兩個孩子都大了,麵店生意也很穩定,做慈濟可以利用假日和做生意的空檔,好像真的需要去讀書進修了。

謝謝女兒,讓我展開了三合一之路:一邊照顧麵店、一邊上課,一邊做慈濟。忙碌到常常都是上課前五分鐘才進教室,雖然很辛苦,卻也很開心。學英文字母,「F」就用中文「福」來記,「K」想到拉鍊的名字「YKK」,「V」就是打勾……至少到現在都很好用。六十歲,終於拿到了夢想中的畢業證書。

法親們 我的法心家人

在三重區巷弄裡,一定會常常看到歐巴桑騎著腳踏車買菜、串門子,因為我們平日的活動範圍就這麼大,從家裡到環保站、到法親家、到三重園區,先生說我是「大屁股」(臺語),一坐下來就聊不停了。做慈濟就是要和人群互動,把慈濟事和法親分享,也聽聽她們的近況,有煩惱的話,也可以讓她們抒解一下。
蘇林菊英騎上腳踏車,穿上大街小巷串門子、說慈濟。(攝影者:楊麗祺,地點:新北市三重區,日期:2018/11/22)

到2018年止,推薦了十位志工受證,我們之間都有很深的緣分。認識劉霧快二十年了,有一天,我趕回美濃老家,探望住進旗山醫院的媽媽,正好接到資深法親鄭麗香來電:「劉霧的兒子往生了,她找不著妳,快與她連絡。」我心頭一震趕緊聯繫,只聽到電話那頭:「菊英,我大兒子走了。」劉霧泣不成聲,一場無預警的生離死別,她的心很慌、很痛。

等媽媽那邊安頓好,我回到三重的家已經晚上了,趕緊煮了一鍋熱湯給她家送去,想到她一定很需要我才會一直找我,就這樣陪著她安慰著,想給她一點點依靠的力量。

這一路陪伴,看到她漸漸走出來,真的不容易。她常開玩笑跟我說:「妳是我的貴人,很貴很貴的人,用錢買不到的貴人。」我們也是無話不談,彼此交心。

臉型、身形圓滾滾的志工周阿粉,也是麵店的老顧客,常帶著孫子來吃麵;麵店收起來後她找不到我。有一年歲末祝福,竟然在三重園區巧遇,就說要當我會員,一起做環保。後來我鼓勵阿粉培訓,她怕上課講師說國語太快會聽不懂,我跟她說:「一次不懂,再聽一次、再聽,慢慢就會懂了。」

阿粉很有勇氣報名見習、培訓,不但上課很勤快,也跟著出勤務,環保、香積、生活、福田、訪視都參加,連最擔心做不來的醫院志工,我請認識的志工幫忙關照她,回來後阿粉也說做得很歡喜。她的年紀比較大,學習電子勸募本、手機的line,她也很樂意學習,甚至有次我們練習到半夜,阿粉還是很認真。

大家凝聚力很強,不只是法親,更是法心。我也希望把大家「扣」得很緊,不僅要修福,更要讓大家慧命有增長,有機會也會邀她們一起去薰法香。

入人群 結好緣聚福緣

因為大家願意一起出勤務,彼此有話題可以聊,也有默契。法親之間,加深一分貼心。

自己曾經開麵店,對於清潔衛生很重視,所以就提議要清潔並整頓三重園區的大寮(廚房),每個月「我愛園區」正式展開。一般來說,廚房最難清的就是排油煙機,既然是我們發起,當然要把最油、最髒的工作「包」下來做。

明燏,是上人賜給蘇林菊英的法號,「燏」的意思是「火光」,她認為上人給她的使命,就是做一個提燈照路的人。(攝影者:黃秋梅,地點:新北市三重區,日期:2018/11/22)
我們先做最辛苦的地方,灶台上的排油煙機很厚一層油垢,只好爬上去,抽油煙機一條一條,像百葉窗一葉葉,就這樣一片片的清。看到大家都很認真的做,也很辛苦。劉霧跟我說:「因為看到妳都帶頭做,當然要挺妳。所以每次回到家,累得一身痠痛,衣服濕透透,下次還是乖乖去做。」看,她們就是這麼貼心、這麼單純的一念心。

不用計較誰做的多,誰做的少,多做多得。我們也可以不用做這些事,但是大家卻心甘情願歡喜做,因為園區就像我們的家,既然進到這個大家庭,有需要我們的地方,就要趕快去做,一定也有人會跟著做。還好有大家互助合作,維護這個家,讓社區的會眾來到這裡,也能感受到這片清淨的有福之地。 

記得剛結婚時先生問我:「如果給妳三個願望,妳要什麼?」當時我們什麼都沒有,白手起家。我就說要有幸福的家庭、自己的房子和一男一女,三個願望都實現,就要付出當志工,因為自己幸福了,也要分享這樣的幸福給別人。

現在,我知道我發的願不是「空願」,每天都提醒自己,寧願服務別人,不願被人服務,因為可以付出是幸福的。

講那麼久,真善美提醒我說別人還不知道我的名字。我是蘇林菊英,「明燏」是上人賜給我的法號,我有去查,「燏」這字的意思是「火光」,這個法號是鼓勵我,要往前走,要入人群,提燈去照亮別人;火光雖微,但是溫暖。這條路,是我的方向,也是要認真一輩子的道路。

(口述:蘇林菊英 整理:羅月美 新北市三重區報導 2018/11/24)

 

Copyright ©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. 版權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