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校長」不識字 善寫人生劇本

2018-10-11   | 胡淑惠
做胸花時,黃師姊搖鈴笑說:「下課了,大家休息一下,喝水吃點心了。」(攝影者:高武男,地點:新店舊會所教室,日期:2013/09/03)
黃美玉憑著記憶,在紙上寫下「言身寸」,轉頭詢問女兒:「這字怎麼讀?」

女兒望了一眼說:「左邊這字是『言』,是說話意思;中間這字是『身』,身體;右邊是尺寸的『寸』。」黃美玉忍不住回說:「我寫的是姓呢!哪有這麼多字?」女兒笑了出來說:「媽,妳一字寫成三個字,我哪看得懂,這字是多『謝』的謝啦!」

辛苦的養女童年

黃美玉二歲時因原生家境生活困頓,雙親迫不得已將她送給居住坪林山上人家收養,養母家中已收養一子。而當時五歲的黃美玉到了養父母家中就需要幫忙家務,每天揹著二十隻小鴨往返放養數次。

她總是赤裸著腳ㄚ,小心翼翼走在濕滑的梯田上,背著雙手來支撐竹簍重量,竹簍裡的小鴨不時發出嘎嘎鳴叫聲,她也不時地聳肩來減輕肩胛的疼痛感,邊安撫著:「鴨咪ㄚ不要叫喔!我現我就要帶你們去吃飯了。」

約莫走了十五分鐘的路程,終於來到圳溝梯田旁,黃美玉如釋重負地放倒竹簍,一隻隻小鴨搖搖晃晃飛也似地狂奔出來,快樂地在稻田裡覓食著。她坐在梯田邊,不時跟小鴨鴨說著:「要吃飽飽,別亂跑喔!我們馬上就要回家了。」

眼看太陽快下山了,黃美玉背著最後一批小鴨剛回到家,養母就怒罵:「放鴨那麼早就回來,妳偷懶喔……」接著一頓棍棒侍候。養母雖讓她三餐無虞;但只要養母心情欠佳時,她也成了出氣筒,輕則怒罵,重則鞭打,跪罰在三合院外。

看著同年齡的孩子上學去了,聽哥哥回來敘述學校趣事,她也只能欣羨想像小朋友在校園內的嬉戲聲;期許有一天也能讀書識字,但總是一再失望。十二歲,黃美玉來到臺北撿廢紙、賣獎券;十三歲到早餐店工作,當領到第一份薪資時,她開心地將薪水交給養母,卻被繃著臉嫌棄所賺的工資如此微薄!
 
苦過半生卻善良

十八歲時,養母把黃美玉嫁了出去,與先生生養了四個子女。但先生總在外地幫助雙親與兄弟們務農,鮮少回家;某個大年夜,丈夫終於回家了,已睡著的孩子卻以為有壞人入侵,嚇得趕走陌生的爸爸!

黃美玉(左)去會會員家收會款,和會員親切互動。(攝影者:陳慧芳,地點:臺北市景興路,日期:2018/08/05)
黃美玉一肩挑起照顧子女的責任,雖然沒有上學過,卻有過目不忘的好天賦,有一段時間她在早餐店打工,店裡生意興隆來客眾多,結帳時她卻不假思索地跟老闆說,某桌叫了燒餅、油條、包子,另一桌又是點了多少東西、共多少錢,連老闆訝異她的速記能力。

為了能兼顧孩子課業,舉家從坪林山上遷移到建國南路,在道路旁以洗車為業,每每在冬天把兩隻手凍得又紅又痛;之後又搬到臺北市景興街,做了十多年水泥工,工作雖然艱辛,但能換得子女生活溫飽,卻已足堪告慰!

她在三十歲時,有一次到恩主公廟拜拜,向關聖帝君默禱:「如果孩子大,責任完成了。我六十歲就要做義工,去幫助別人,做有意義的事。」

侍母至孝啟善緣

1989年慈濟護專落成,堂妹邀約五十八歲的黃美玉參加落成典禮,看到壯觀的場面,讓未上過學的她格外感動,開始託小嬸轉交功德款。多年過去,她在沒有見過去小嬸家收款的志工的情況下,持續默默付出,直到改由慈濟委員李素貞到家中來收款,才有更進一步接觸慈濟的機會。

李素貞看到黃美玉的功德款中,總有養母的一份;也在養母生病後,親自到醫院照顧,甚至跪著為養母一口口餵飯;養母往生後,黃美玉也是獨自處理辦理後事。李素貞知道過去養母對待黃美玉的方式,為她如此善良且孝順所感動,於是力邀她參加志工。

黃美玉承擔總務工作,雖然不會寫字,但登記數字難不倒她。(攝影者:林靜芳,地點:新店靜思堂,日期:2018/08/05)
2001年,文山區的組長施素英邀約精於手工藝的洪陳美惠成立「手工藝工作室」,協助彩繪白色蘭花給新受證委員;黃美玉也自告奮勇要協助:「我挺美惠師姊,要送貨買東西我都可以幫忙,我先生也可以協助。」兩人因此結下好緣,成為同期受證、同心同道的好法親。

隔年起,文山區新慈誠、委員的胸花製作,都由洪陳美惠研發製作,黃美玉就負責購買花材,充當二十四小風雨無阻的宅急便。兩人合作無間,搭配執行花藝製作課程,洪陳美惠是講師,不識字的黃美玉反而成為「校長」兼撞鐘。

「校長,你忘了下課了!」黃美玉抬頭望了望牆上鐘,「啊!對不起、對不起!」立即手拿鈴噹搖晃著:「下課了,下課了,大家休息十分鐘,喝一點水、吃一下點心。」

黃美玉看著簽到簿,提醒著:「師姊,妳沒有簽到。」讓旁人好奇極了:「美玉師姊,妳沒讀書,怎麼知道誰沒簽名?」黃美玉自在地說:「我不知道就馬上問,下次我就知道了,叫我寫比較沒辦法,但我認得它(字)。」活到老,學到老是美玉的人生哲學。

法親相護改習氣

以前,黃美玉因為不認識字,怕人家欺負,所以遇到跟人有衝突就會大聲說話,用「氣勢」壓過對方;好友洪陳美惠總會輕柔地勸說:「講話不要那麼直,說話要好好講才不會傷到人家,帶志工要照顧好大家的心。」

黃美玉說:「生命的長短可遇不可求,我要把握生命做到最後一刻,圓滿人生難得的機緣。」(攝影者:高武男,地點:新店靜思堂,日期:2016/08/09)
黃美玉也很感恩洪陳美惠的教誨,「如今穿上柔和忍辱衣,要發脾氣時,想到上人的靜思語『得理要饒人,理直要氣和』,就忍著不講、不爭就沒事了。」

當年不識字的黃美玉,已陸續在大體捐贈、器官捐贈、放棄急救同意書簽下自己的名字。「生時善用生命的良能,死時奉獻大體給醫學模擬,生命的長短可遇不可求,我要把握生命做到最後一刻,圓滿人生難得的機緣。」

現在,黃美玉以感恩心面對過往,至今仍持續幫已經往生的養母繳功德款,即使遇到鄰居訕笑:「做那種沒錢的工作,你還這麼高興?」她也會笑著說:「我若不出來,我會很艱苦,我在家裡我會生病!我就是要出來做,才會快樂的過日子。」【更多內容,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

(文:胡淑惠 新北市新店區報導 2018/08/31)
 

 

慈濟徵才

Copyright © 2018 Open Source Matters. 版權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