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習掌鏡 不當「藏鏡人」

2014-02-03   | 邱麗雲 卜堉慈
頒發新芽獎學金,因為做慈濟讓洪美香的人生更豐富且寬廣,每天總以感恩的心情來面對一切的事。(攝影者:張永同)
「沒問題的,只要把握住方向,人、事、時、地、物五大原則......」十六年前(約1998年),洪美香在臺中慈濟志工江美芳的極度積極鼓勵下,學習文宣的工作。她學習錄影,不再躲於背後當藏鏡人,開始走到幕前為活動掌鏡,同時也為慈濟留史。

父母嚴選金龜婿 辭去優薪做羹湯

洪美香生長在父嚴母慈的小康家庭,對父母的管教言聽計從,更是弟弟、妹妹們的表率,成長過程平順,婚姻也是經由媒妁之言,父母首肯後才決定的。

先生和公公是彰化市甚有名氣的牙醫師,受日式教育的婆婆對媳婦要求甚嚴,要她辭去銀行「金飯碗」的工作,回歸家庭,並在先生開立的牙醫診所幫忙洗牙,學習當一名護士。從此,她結束了上班族自在悠閒的生活,回家相夫教子。

因為牙齒的診療相當耗時,身為牙醫的先生,整天只能和病人的牙齒打交道,有時心情難免悶得慌,因此很想培養一些嗜好,做為消遣活動。當醫師友人邀他一同去海釣時,他便欣然答應。

先生曾對洪美香說過:「邊釣魚邊欣賞海景,很令人心曠神怡,而且不必花太多錢,很值得!」

剛開始,洪美香也會陪著先生去海釣,但因不忍看魚兒上鉤時掙扎痛苦的模樣。後來即使去了,她也不想下車陪釣,就索性留在車上聽音樂,或乾脆不去,留在診所幫忙處理一些雜事。

突來噩耗入萬丈 上人地藏悟無常

1988年4月,突來的噩耗,讓她猶如掉入萬丈深淵,令她久久無法自拔。先生一早就去海釣,眼見已經早上十點,病患早已前來候診多時,看診的器材也已全部備妥,洪美香卻遲遲等不到先生回來看診,當時身懷六甲的她,則搭車到海邊找人,心裡也擔憂著:「會不會被綁架了?」

在海邊她詢問一位老伯,老人家說:「先前漲潮時有看到一位少年仔在釣魚,還勸他漲潮了太危險,趕緊上岸去,沒想到不一會兒功夫,人就不見人影。」

聽完老人家的話,洪美香的心裡更急了,望著茫茫的大海,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祥預感,她趕緊報案,請海防部隊協尋。找了一整天,挺著大肚子的洪美香已經身心俱疲,警方勸她說:「不用找了,無望了!大部分都會沖出外海(臺語)」但她仍不放棄一絲絲的希望,堅持「活要見人,死要見屍」,也期待奇蹟出現。

一段時間過去,海水退潮,大約在五十公尺外海的沙灘,警察通知她找到了先生。一見到冰冷僵硬的屍體,她再也掩飾不了心裡的堅強,對著先生放聲哭喊:「你怎麼這樣狠心丟下我和孩子,將來的路,叫我怎麼走……。」
洪美香參與兒童精進班,她用父母心愛普天下孩子。(照片由洪美香提供)

再多的難過與哀嚎,都喚不回先生已經往生的事實。其實洪美香知道,丈夫對她,心中也是充滿了無限的歉疚與不捨。

成長過程順遂的洪美香,本以為自己可以和先生甜蜜牽手一輩子,沒想到,無情的海吞噬掉她的幸福,讓倆人只能有短短七年的夫妻緣分。先生往生後的第十八天,她生下了老三。從此,便帶著三名稚子回到娘家,她的父母一直希望她能走出悲傷,重拾歡樂,便鼓勵她尋求宗教上慰藉。

她接觸過基督教、道教、一貫道;直到聽見證嚴上人講述《地藏經》,又看到了《靜思語》,更深切體悟「生命無常」及「行孝、行善不能等」,她決定不再讓父母擔憂,加入慈濟。

放下悲慟學掌鏡 先生遺物發大用

當時慈濟臺中分會文宣組長江美芳,一直鼓勵洪美香提筆,為慈濟留下歷史足跡,江美芳對她強調,「每次活動的精神與主軸妳本身最清楚!」

鮮少寫作的美香,有些生澀恐懼,推辭的回應著:「我沒寫過,而且,我哪裡還能再抽出時間寫心得啊!」

「沒問題的,只要把握住方向,人、事、時、地、物五大原則,我會負責幫妳潤稿。」就這樣的,在江美芳的極度積極鼓勵下,洪美香交出一篇篇的手稿,有很多都被刊登在「筆耕園地」裡,幾次之後,她就越有信心,也養成了寫下活動心得的習慣。

洪美香說:「江美芳師姊是我投稿的啟蒙老師,我覺得身為慈濟人,不需被定格在哪個部分,就如上人推動四大八法,所有的弟子都需涉獵。」

慈濟志業一直往前不斷推動,當時上人開始推動大愛電視臺,因為經費不多、人力有限,所以極需要一群志工幫忙駐臺中記者,從事影視紀錄的工作,在不斷的上課訓練中,洪美香希望自己能把慈濟的溫馨記實,及感人的畫面廣佈出去。

「因為家中正好有一臺錄影機,那是先生的遺物,當初那是用來拍攝他釣魚的成果,和我們全家遊玩的記錄。如今,我認真學習,希望能拿它來發揮效用,進一步運用在記錄慈濟各種活動報導上。」
志工將上人的祝福送達災區,洪美香(右)投入莫拉克颱風關懷,阿嬤和煦陽光般的笑顏,似在告訴志工們,妳的關懷讓我十分安心。(攝影者:簡淑絲)

不往痛處撒鹽巴 安撫傷者為尊重

當時彰化能掌鏡又會寫稿的志工很少,洪美香常常是自己錄影寫稿,之後又馬上開車送到臺中大愛臺;一直到2001年,為了讓影像畫面更加精益求精,她又陸續換了三種錄影機。

「有一回在臺中活動,臨時要發新聞,我沒帶錄影設備來,借來的機器沒有腳架,壓在肩膀又很不穩,我靈機一動,靠在大圓柱找到支撐身體的點,才能順利的完成任務。」

對於搶拍即時災難的新聞,也讓洪美香至今難忘。有一次她接到大愛臺臨時告知,希望能緊急趕到彰化基督教醫院錄影,因為有間學校因實驗室爆炸,導致很多學生嚴重燒燙傷,被送彰基燒燙傷中心。

洪美香分享首次即時的外拍經驗:「我首次與外圍記者一起訪問家長,當時每位家長都很悲傷,記者們還窮追不捨的發問,看了心中實在是很不捨!」

事後洪美香問記者:「為何如此狠心,緊迫釘人的問呢?」記者的回應卻是:「我們的工作就是幫沒到現場的民眾,了解事實真相,所以都要用盡心思,挖別人不知道的消息。」

外圍記者當時的回答,雖讓洪美香的心中產生了很多的疑惑,「我記得當時上課,大愛臺的講師說:『採訪災難現場,不要逼問受害者,要先安撫他們,讓他們心安,之後再來問明事情發生的經過。』」因為自己是過來人,所以她心裡很清楚的明白,該怎麼做才是對受害者最大的尊重。

洪美香發願要當上人貼心的弟子,不管任何活動,只要時間允許,她都會勇於承擔樂於配合。白天參與活動,利用晚上夜深人靜時寫稿,隔天準時交出稿件。勤務多的時候,有時還得同時完成兩則的新聞稿。「我督促自己要及時勿拖延,這才是新聞,遇到瓶頸不會的,就馬上請教別人。」她說。
日本東北賑災關懷,面帶笑容與當地鄉民互動,洪美香以九十度恭敬虔誠的雙手奉上慈濟DM簡介。(攝影者:陳正忠)

她也曾被邀請到大愛臺錄影棚,體驗當新聞主播的經驗。因當時彰化影視志工缺乏,所以她用心學習,才累積經驗。認為影視是自己的本分事,所以做得相當的歡喜。

幾年下來的影視經驗,讓她倍獲肯定。2000年初,無意中接到大愛臺發給的「影視志工記者證」,洪美香很感恩自己能得到這份肯定。「其實我覺得,能學習到如何為每次的活動精闢的留下大藏經,實在是承擔者自己的福份。」她說。

轉眼間,洪美香跟隨上人已經二十多年,她很感恩,也把握每次可以參與活動的機會,更珍惜與每個人的緣分,她說:「從自己的心救起,不必去告訴別人『我現在在做什麼』,在菩薩道場多精進,對自己負責並堅定道心,這就夠了!」

(文:邱麗雲、卜堉慈 彰化報導 2013/12/14)

 

Copyright ©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. 版權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