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自信 化心苦為幸福

2014-02-02   | 莊碧霞
克服心裡的罣礙,莊淑娟(左二)挑起人文真善美的使命,也陪伴社區人文真善美一同精進向前。圖為莊淑娟陪伴社區文字志工出班,進行採訪。(攝影者:駱鴻隆,地點:基隆市中正區三沙灣里民大會堂,日期:2013/08/18)
撕下出勤務前貼在雙腳的痠痛貼布,在每一次人文真善美勤務結束後,淑娟總會用她的十指,慢慢按摩那布滿大大小小的青筋,且血管脈絡清晰可見浮腫的左腿,這些痛苦是每一次出勤務後的結果,但她卻甘之如飴。

自卑不平 知因果轉念

兒時罹患小兒麻痺症,讓莊淑娟的雙腳有著明顯的不同。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,她的目光常落在一雙雙健步如飛的腳上。「為什麼我會這樣?」淑娟的心中經常這樣吶喊著,望著自己的一雙腳,左腿細瘦如柴,右腿比它大一倍,長短不一,走起路來,向外翻的腳底板,總讓身子向左傾,身體的負荷是苦,更苦的是心裡的自卑與不平。

身體的印記無人能解,淑娟試著從宗教信仰去尋找答案。初一十五寺院拜佛中,唱誦著:「癃殘瘖瘂是前生……」《地藏菩薩本願經》經典上的一字一句,她慢慢的體會,知道因果這回事,她撫摸著無法正常成長的腳,眼神中漸漸有的不是怨,更多的是憐惜與感激,既然過去生所造作,是無法改變的事實,唯有接受面對。

「既知今世果皆為前世因」想寫好來生劇本,唯有努力行善。有了這樣的認知後,她便積極去做她能做的事,看到、聽到哪裡需要幫助的訊息,只要能力所及便能捨,連眉頭都不皺一下,除了自己布施,也邀家人及朋友一起行善。

度人度己 好事大家做

一次,慈濟志工陳色秋來到住家附近,她親切的向路過的人打招呼,淑娟被色秋的親切所吸引,她們閒聊了起來;色秋細細說起慈濟功德會的起源,分享證嚴上人的理念,把慈濟正在做的事,想做的事與淑娟分享,積極要做好事的淑娟成了陳色秋的會員。
莊淑娟與資深師兄、師姊一同參與記錄花蓮靜思精舍大殿擴建工程。(攝影者:駱鴻隆,地點:花蓮靜思精舍,日期:2010/04/17)

每回陳色秋來收善款,總會帶來《慈濟月刊》,並分享她在社區訪貧中看到的每一個故事,人世間的苦難多,從色秋眼神中看到助人的歡喜,烙印心中,一股「我想成為那樣的人」的念頭,悄悄萌生在淑娟的心田上。

早期慈濟列車,參訪精舍及建設中的花蓮醫院,淑娟也在其中。對慈濟的認識更深入、深刻,請回幾卷「渡」錄音帶,興高采烈分享給親朋好友,期能度己也度眾。

參加了「大陸賑災」、「九二一希望工程」幾場大型的義賣活動。活動中,她大聲叫賣著批來的小盆栽。雙手捧著一盆盆的盆栽,穿梭各個攤位前,逢人便向前兜售:「這黃金葛好照顧,能淨化空氣,能美化環境,又能幫助受災的人,買一盆吧!」見到人多時,高喊著:「來喔!來買盆栽,三盆五十,五十元救人做好事。」幾個小時後,腳痠了、喉嚨啞了、但她臉上露出從未有過的笑容,原來幫助別人是這麼快樂!

為了能幫助更多人,為了加入慈濟這個大家庭,2003年她回歸基隆社區,找到住在附近的資深委員柯德桂,參加培訓,隔年受證為慈濟委員

肩挑使命 再累也要堅持

「淑娟,真善美文字志工不多,妳加入文字志工好嗎?」
「師姊,我不會寫文章,我沒辦法,我沒辦法……」
「培訓時不是都妳在做紀錄,會寫就可以了,試一試,上人說過要勇於承擔。」
柯德桂是人文真善美的成員,在頻頻的接觸中,淑娟清楚知道真善美工作的內容,她明瞭紀錄文史的重要,便鼓起勇氣承擔人文真善美的工作,負責紀錄。

沒有寫稿經驗的她,跟在資深師姊身邊學習,試著執筆紀錄師兄、師姊的故事。起初,一篇文稿常寫到夜深人靜,咬著筆桿,骨碌碌的雙眼,望著天花板沉思,寫寫停停,踱步找靈感,這樣的日子,對白天要動腦寫企劃案的她,是壓力、是負擔,常嚷著:「我不寫了,我要做香積、福田……不要再動腦了,腦袋要破了……」,坐在電腦前,淑娟伏案啜泣。

「筷子有筷子的功能,碗有碗的功能……」電視螢幕裡證嚴上人的聲音出現了,淑娟低頭聽著這番開示,她陷入回憶中,想起培訓時老菩薩們,握著如鋤頭般的筆,筆記上歪歪扭扭的字,紀錄著自己足跡,那認真的畫面,浮現在淑娟的腦海裡。上人的這番話驅走淑娟的退轉心,使命感油然而生,筆耕這條路她要勇敢走下去。

不是路平 有願有心堅定

活動中常見她揹著包包,握著紙筆,在會場上穿梭,一段時間後,抗議的雙腳讓她已無法和正常人一樣直挺挺得站著,歪斜的身體,右腳努力的支撐著。一場活動下來,不勝負荷的腳,走起路來,身體往右傾斜角度更加明顯。
莊淑娟(右二)陪伴文字志工出班,並分享如何挑選與文稿配合的圖片。(攝影者:游錫璋,地點:基隆共修處,日期:2012/03/17)


在平地中出勤務對淑娟來說已經十分辛苦,有時澳底義診、雙溪義診,她跟著醫生上山,走在那蜿蜒的小路上,走走停停,槌槌腳再走,上坡、下坡,雖氣喘如牛,雖揮汗如雨,喘口氣,繼續走,再難走的路,縱然是隊伍中最後一員,她也跟上了,只為留下每一次的歷史。

參加義診,看見年輕患者躺在床上,瘦骨嶙峋,下塌的眼窩中,那大大的眼珠隨著人的走動移轉,其他什麼也不能做,靠父母為他翻身……這一幕幕的景象,讓淑娟眼眶泛淚,如果不是父母的堅持,抱著雙腿無力的她四處延醫,今日她也許像眼前的這個人一樣,行動還需要有人相助,見苦知福,雖然行動不如一般人俐落,但她能動,想去哪裡都行,她知道自己是幸福的,感恩父母之餘,更把握付出的機會。

(文:莊碧霞 新北市基隆報導)

 

Copyright ©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. 版權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