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黑暗 再見明日天晴

2015-01-07   | 吳秋瓊
在普遍重男輕女的困苦時代,吳盆在阿媽和養父母的寵愛下成長……小吳盆(彭紫莛飾)急著帶鼎邊銼回家給養母吃,阿媽要吳盆走慢一點,吳盆說怕涼了就不好吃了。(劇照:慈濟人文志業中心提供)
出生後即被送到吳家當養女當養女,隨著養母往生,養父被日本政府徵調到南洋當軍伕,吳盆與阿嬤倆相依為命。然而,不論面對什麼樣的挫折,吳盆樂觀進取的生命態度,改變了她的人生……

1931年的雙溪庄(現今新北市雙溪區),出生才滿月的小女嬰被送到吳家當養女。在普遍重男輕女的困苦時代,吳盆在阿嬤和養父母的寵愛下成長……

困苦中仍有希望

在淚眼裡不忘笑容,困苦中仍有希望,這是即將於1月12日播出的大愛新戲《明日天晴》想要傳達給觀眾的真實感動。製作人章可中表示:「吳盆師姊以樂觀開朗的個性,面對人生每一階段的挫折;就如同劇名一樣,不論今日遭逢幾番風雨,相信明日仍有天晴。」

以小品輕喜劇為基調的《明日天晴》,以敘述吳家一家人的親情互動開始。從一場河邊洗衣的鄰里閒談,就可以看出阿嬤對於媳婦疼愛養女的態度,相當認同;鄰居認為女孩子以後要嫁人的,現在花這種錢(學費)不值得啦!但是,阿嬤露出笑容說:「那是他們的女兒,他們自己做決定就好。」

或許是天性樂觀,吳盆看待事情總有不同的角度。她體會養父母的疼愛,也對自己的原生家庭感到好奇;她問養母:「因為我是女孩子,他們(原生家庭)才不要我嗎?」養母遲疑著不知如何解釋,吳盆卻吐露自己的心情:「還好我是女孩子;如果是個男孩,就不能做妳和阿爸的女兒啦!」
卓妍理老師(林可唯飾)頒發獎品(一雙鞋子)給班上表現最優秀的吳盆。(劇照:慈濟人文志業中心提供)


因為真心疼惜如此聰慧的女兒,養母就算再辛苦也要籌得學費讓女兒去上學。丈夫失業了,她強忍著病痛打工賺錢,答應領了薪水要給女兒吃鼎邊銼,就算體弱無法出門,仍拜託婆婆帶著去;女兒回家時,也沒忘記幫阿母帶上一份。即使到了臨終,她仍然記掛著要讓女兒繼續讀書──那是女兒最喜歡的事。

年僅十一歲、面對死亡仍顯得懵懂的吳盆問阿嬤:「阿母睡了這麼久,怎麼還不起床?」

首播第一集養母(黃婕菲飾)就往生,吳盆的求學之路開始面對一連串考驗。隨著父親被征調到前線,她和阿嬤相依為命,靠著洗衣的收入過日子,根本沒有餘錢可以交學費;還好有卓妍理老師(林可唯飾)的鼓勵與協助,吳盆才能在學校一邊讀書一邊當工友賺錢,祖孫倆才順利度過難關。卓老師與吳盆維持七十餘年的師生情誼,不但是摯友,更是一輩子的貴人。

風景美 人心更美

《明日天晴》劇組自採訪階段,就不斷受到真實人物吳盆的熱情招待;製作人章可中稱讚雙溪風景秀麗,從臺北穿過一座山,彷彿連人情味都不一樣了。吳盆和雙溪當地所有人一樣非常好客,連附近的鄰居知道大愛臺要來採訪,都會主動送家裡種的菜過來。不論他們幾點到達,都會很熱情的接待他們;劇組離開時,吳盆還要大家帶菜回家,因為這些菜都是鄰里鄉親送來的愛心;尤其在雙溪取景長達一個月的時間裡,劇組受到無微不至的照顧。

製作人章可中形容,劇中真實人物吳盆的活力,就好像裝了電池一樣,成天忙碌也不嫌累。在去探望雙溪獨居老人的過程中,她就像小女生一樣,蹲下來和輪椅上的老人說話;看著八十幾歲的吳盆輕聲細語的與九十幾歲的老人聊天,畫面令人感動。

雙溪地區人口老化的問題嚴重,而且山上每一戶民家的距離都很遠,吳盆總是帶著暱稱「七仙女」的慈濟志工們,專程探視或送餐給這些長者。「我第一次看到吳盆師姊,內心就決定由高慧君飾演。」製作人章可中說,看好她對情感的細膩表演,加上以往合作的經驗得知,高慧君不僅演技好,老年的扮相也非常可愛,與本尊現在的可愛模樣十分相似。

由於連慶忠(吳盆的先生)當年在當地有「雙溪第一美男子」之稱,製作人章可中便找來伊正飾演。從一見鍾情的甜蜜戀愛到修成正果的平凡生活,伊正對妻子溫柔相待,管教子女卻相當嚴厲;臉孔一板起來,連小童星都嚇得哭起來。高慧君則形容,伊正不笑的時候,就像身上掛著值星帶的教育班長。

在劇中飾演養父吳秋琳的林健寰,實際上只和伊正差一歲;這回演出大一輩的岳父,與續弦(劉曉憶飾)的夫妻對手戲也相當出色。林健寰對於吳秋琳從年輕喪妻、續弦,面對母親、妻子與女兒的互動,每一階段都有很好的詮釋;演出這個角色對演員來說不僅是難得的戲劇經驗,演起來也相當過癮。
連慶忠帶吳盆到海邊遊玩,慶忠的體貼讓吳盆很動心。(劇照:慈濟人文志業中心提供)

正人君子的組合

再一次與高慧君飾演夫妻,伊正飾演對感情執著、表達直接的正直好男人連慶忠;這一對被戲迷稱做「正人君子」的組合,是繼《醫世情》之後再度攜手演出。伊正表示,慧君的臺語進步非常多,看國語腳本就能很快「翻譯」成臺語;對演員來說,可以更精準掌握角色的情緒,表演也會更細緻。

對高慧君來說,戲和生活一樣,要有很多趣味,她自己也喜歡輕喜劇的表現。當年演出《醫世情》時期,伊正花了很多時間教她臺語;她不諱言以前很怕和伊正演對手戲,看到他就會很緊張,因為伊正的外表看起來很嚴肅;事實上,私下的伊正是溫柔又有氣質的男生。這次對手戲演起來就自然順暢多了,讓她可以安心的把所有情感都帶進角色裡。

遺憾的是,夫妻之緣僅有十八年,連慶忠在人生最精華的階段與吳盆交會,卻又驟然離去……

連慶忠逝後,代替他照顧妻兒的母親,由陳季霞飾演;同樣遭遇喪偶之痛的連母,成為吳盆有力的支柱,也是另一個母親。伊正形容,陳季霞的臺語非常好,有時遇到艱澀的臺詞還得向母親大人請教;然而,有一天她忽然都不理人。伊正笑說,原來她是為了當日一場母親對兒子的行為感到不滿的對手戲。對演員來說,彼此私下相處好,演戲時很難一下子就進入爭吵的氣氛;因此,事先得先培養一下情緒,否則就很難入戲。

此外,還有一個非常難得的經驗。原來,自己在劇中的模樣與連慶忠十分相像;劇組當初在選角時,吳盆與家人也都認為他跟慶忠真的很像,因此促成了這美好的緣分。

究竟伊正與連慶忠的外型有多相像呢?高慧君描述,真實人物吳盆第一次到現場探班的情形:當她和伊正打招呼時,充滿柔情,彷彿輕聲訴說:「啊!你回來了真好!」的深深凝視,令她深受感動,一瞬間眼淚就狂飆不止。

眼淚無法洗滌的傷痛

《明日天晴》雖然設定為輕喜劇;但是,中年喪偶,令吳盆的人生經歷如同青天霹靂的衝擊,一度陷入長達十年的黑暗期。一路陪伴與支持她從事慈濟志業的好友,是由楊麗音飾演的姊妹淘阿娓。高慧君表示:「吳盆的人生中經歷過許多次的近親死亡,每一次的痛楚都印刻在靈魂深處;失去丈夫的心情是絕望,失去阿娓則如同失去一半的自己。」
養父反對吳盆與連慶忠交往,吳盆擔心難過,慶忠承諾吳盆他一定不會放棄。(劇照:慈濟人文志業中心提供)


在劇中從二十歲演到七十幾歲,對演員而言,既是挑戰也是磨練演技的絕佳機會。高慧君表示,看到黑暗十年的那一段經歷深受震撼;尤其是失魂落魄的內心戲,以演員的角度來說,是非常難得的表演經驗。

原本人人稱羨的恩愛夫妻,卻無法白首偕老;一場小病引發肺炎奪走連慶忠,吳盆用愛情建構的美好世界,在一夕間瓦解,她根本無力面對。但是,要如何詮釋那種肝膽俱裂的痛楚呢?

高慧君坦言,情緒太強烈就很難做好表演,她又不想隱藏真正的情緒;因此,眼淚一下太多、一下子又太少;不想哭,卻又止不住淚水。她只好去問製作人該怎麼辦?當時,可中導演只是淡淡的說:「妳怎麼哭都可以;只要記住,妳深愛的人正躺在那裡。」就這樣一句話,讓高慧君原本想要忍住的傷心,一下子就潰堤了。

隨著丈夫往生,吳盆陷入人生黑暗期,她將如何重見明日天晴的陽光?

(文:吳秋瓊 慈濟人文志業中心報導)

 

Copyright ©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. 版權所有.